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
锡蒙羔羊产业模式
作者:生态畜牧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点击数462  更新时间:2015-4-10 9:32:09  文章录入:张东波  责任编辑:张东波

锡蒙羔羊产业模式

 

《国务院关于促进牧区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》<国发〔201117>指出,我国草原面积占国土面积的40%以上,是我国面积最大的陆地生态系统。生态地位十分重要。草原畜牧业是牧区经济发展的基础产业,是牧民收入的主要来源,是全国畜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牧区多分布在边疆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,承担着维护民族团结和边疆稳定的重要任务。促进牧区又好又快发展,是加强草原生态保护与建设,构建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的迫切需要;是转变草原畜牧业发展方式,增加牧民收入的现实选择;

 

1、我国草原畜牧业的现状和特点

 

我国长期以来,受农畜产品绝对短缺时期优先发展生产的影响,强调草原的生产功能,忽视草原的生态功能,由此造成草原长期超载过牧和人畜草关系持续失衡,这是导致草原生态难以走出恶性循环的根本原因。只有实现草原生态良性循环,才能为草原畜牧业可持续发展奠定坚实基础,也是满足社会对建设生态文明的迫切需要。

 

我国六大牧区草原,几乎全部是干旱草原,草比较低矮,产草量低。受饲草资源短缺的制约,不宜在天然草原上大规模饲养采食量大、生长周期长的畜种。山羊又对草场破坏严重,不能在草原上放牧饲养山羊。同时,在草原上不宜大量饲养细毛羊,其为了在第二年获得剪毛,必须频繁渡过冬季。这样,就增大了越冬畜群数量,加大了冬春草场的压力,导致草原进一步退化沙化。

 

我国北方草原牧区是季节性草原,必须频繁经历天寒地冻的冬季,频繁经历缺草少料的冬季,频繁经历频发黑灾白灾的冬季。过冬的牲畜不仅不能生长增重,还要消耗掉膘,勉强维持生命,完成从夏壮秋肥到冬瘦春弱的循环。构成鲜明对比的是,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也是草原畜牧业,人家的草原一年四季长青,基本上没有枯草季节,更没有寒冷的冬天。

 

2、实行草原季节性禁牧,对冬春脆弱期的草原进行保护

 

以四季放牧为饲养方式的传统畜牧业,草原必须要承受超载过牧的压力。这种生产方式难以解决草畜矛盾,难以克服黑灾白灾的困扰,难以摆脱草原退化沙化的困境,因此,需要采取禁牧方式给草原减负是必要的。但是,一刀切采取全年禁牧的休克疗法是不科学的。需要在春季草原脆弱期实行季节性禁牧,待落下当年第一场透雨后,草迅速长高时恢复放牧。

 

冬春是非生长的枯草季节,是草原最脆弱的季节,在草原停止生长的冬季,放牧时羊只能啃食干草叶。春季青草返青期,供啃食草量较少,难以满足家畜需要,促使其逐食“跑青”,频繁践踏极易在干旱春季造成草地沙化。在冬春季节特别春季返青期放牧,对草原破坏十分严重,“超载过牧”就发生在这一时期。所谓保护草原,实际上就是保护冬春季节的草原。

 

3、实行牲畜季节性减员,将肉羔羊提升为牧区主导畜种

 

商品羔羊能够在当年实现育肥出栏,可以最大限度地减轻冬春草场的压力,减少冬春牲畜季节性掉膘,降低消耗减轻经济损失。肉羔羊是可以实行季节性减员的畜种。秋末冬初商品羔羊全部出栏,过冬的只有少数基础母畜种畜,减少了冬季对草料棚圈的需求,也减轻了冬春脆弱期草原的压力。初春草原产草量低,但羔羊尚小采食少,待羔羊长大采食量增多时,草已长高,羊的长大与草的长高配套一致。

 

在草原牧区养羊结构中,细毛羊因为需要进行越冬剪毛,不能够在当年实现育肥出栏。绒山羊需要在翌年进行梳绒,也不能够在当年实现育肥出栏。只有肉羔羊能够做到在当年育肥出栏,把那个消耗掉膘不增重的冬季躲过去。使我们的肉羊饲养成本,降低到与新西兰澳大利亚同样的水平。所以,草原牧区应把发展肉羔羊作为重点,并强力引导实现当年育肥出栏。

 

4、对母羊提早配种利用暖棚接冬羔

 

过去,当地牧民为追求繁殖成活率,普遍在天气温暖的清明节前后接春羔,极少接冬羔。由于草原季节性强,导致羔羊有效生长期短,致使羔羊难以当年育成出栏。牧区羔羊为实现当年育肥出栏,就要改变接晚春羔的传统做法, 母羊在七、八月份就要提早配种,在春节前后利用暖棚条件接冬羔。

 

春节前后越冬棚圈里生产的冬羔,待到清明时节,已长成半大羊(春羔这时才刚刚出生)。此时天已变暖,青草也已长高,在四、五个月的盛草期暖季里,冬羔羊抓住有利时机迅速成长,在当年内达到育成出栏标准。初春草低矮时,羔羊刚刚出生采食量小,待羔羊长大采食量增多时,草已长高,能够承受大量采食造成的压力,羊的长大与草的长高配套和谐。

 

5、对母羊和商品羊补饲精料促进当年出栏

 

牧区羔羊实现当年育成出栏,需要适当补饲精料。对母羊要在怀孕期和哺乳期补饲精料,对商品羊要在青草期适当补饲精料,使其能够在年内达到出栏标准。青草期是羔羊的生长期,这时冬羔也长成半大羊,正是采食量大,消化力强,生长速度快的阶段。这时气候温暖,青草茂盛,采取延长放牧时间,加之补饲精料,生长潜力大的蒙羔羊,可以实现当年出栏的体重标准。

 

6、羔羊当年育肥出栏促进草原畜牧业可持续发展

 

草原牧区实行羔羊当年育肥出栏,可以实现三赢的效果:第一,羔羊当年育肥出栏,商品肉羊在秋季出栏了,越冬的只有种羊和母羊,冬春季减少了对饲草料、越冬棚圈的需求。冬春的羔羊实行舍饲喂养,暂不进行草地放牧,有效保护了草原生态;其二,羔羊当年育肥出栏,牧民养羊的出栏率、商品率提高了,可以使牧民增收;第三,羔羊肉好吃、好卖、价高,提高了羔羊肉的产品价值。

在广大牧区大力推行羔羊当年育肥出栏,可以降低羔羊养殖成本,实现我国草原畜牧业的可持续发展,还是参与国际竞争的关键性措施。经过草原兴发等龙头多年的推广,“羔羊当年育成出栏”模式,已经得到内蒙古、青海、甘肃、新疆等地广大牧民的认同,牧民在冬季来临之前,除留一定数量的基础母羊与种羊外,商品羔羊全部出栏。锡林郭勒盟等先进地区,当年羔羊占秋季出栏比例已经达90%以上。

 

二、繁殖母羊提早配种利用暖棚接冬羔早出栏

 

春节前后在暖棚里产下的冬羔羊,饲喂到清明时节,已长成半大羊(而春羔这时才刚刚出生)。此时天变暖草长高,冬羔羊在盛草期暖季里,迅速成长实现当年育肥出栏。

 

冬季是北方草原最脆弱的时期,也是牲畜掉膘减重的季节。草原牧区在畜牧生产经营活动中,需要采取趋利避害的策略。针对冬季的天寒地冻和缺草少料,对羊群进行季节性减员,才能够躲过消耗掉膘不增重的冬季。在牧区畜种结构中,肉羔羊实现当年育肥出栏,可以最大限度地减轻冬春草场的压力,减少冬春牲畜季节性掉膘,减轻牧民的经济损失。

 

在草原牧区应以发展肉羔羊作为重点,大力饲养蒙羔羊并实行当年育肥出栏。实现羔羊当年育肥出栏,要改变接春羔的传统习惯,繁殖母羊要提早在七月份配种,保证在第二年对蒙羔羊接冬羔。对蒙羔羊实行季节性减员,在秋末冬初商品羔羊全部出栏。过冬的只有少数基础母羊,减少了冬季对草料棚圈的需求,也减轻了冬春脆弱期草原的压力。

 

蒙羔羊实现当年育肥出栏,暖棚是不可缺少的设施。如果没有暖棚,就无法接冬羔,为了获得较高的成活率,只能等待气候暖和之后接晚春羔。晚春羔出生的时候已进入青草期,这些刚刚出生的羔羊,正处在吃奶的生命阶段。就是说,在全年青草期的前段时间里,晚春羊羔正处在哺乳期,尚不能大量吃草,只能靠吃奶来生存。等到它度过了哺乳期,可以大量采食青草的时候,草原的盛草期差不多已经过半了。

 

春季出生较晚的晚春羔羊,只能利用全年青草期的后半段时间。它仅能利用两个月左右的青草期,冷季就不客气地到来了,草就开始枯黄了,大雪也呼啸而至,把草原严严地覆盖住了。这些羔羊还没有长大成年,与它们的前辈相比,体重轻,体质弱,在高寒缺氧严酷的环境中,在缺草少料营养缺乏的条件下,等待它们的是冬困春乏,甚至是夭折死亡的命运。即使那些勉强活过来的,也会成为残羊,日后很难正常成长发育。

 

暖棚既是基础母羊越冬场所,也是接冬羔的必备物质条件。有了暖棚,牧民才能够接冬羔,没有暖棚,就无法接冬羔。有了暖棚牧民就能转变饲养方式,就能够让母羊提前配种,在第二年提早产冬羔。春节前后生产的冬羔,待到清明时节,已长成半大羊(而春羔这时才刚刚出生)。此时天已变暖,青草也已长高,在四、五个月的盛草期,迅速成长并在当年达到育肥出栏标准。

 

三、羔羊当年育肥出栏让牲畜实现季节性减员

 

肉羔羊在当年实现育肥出栏,能够把那个消耗掉膘不增重的冬季躲过去,最大限度地减轻冬春草场的压力。减少了冬春牲畜季节性掉膘,降低了体能消耗,减轻了经济损失。

 

我国六大牧区是季节性草原,冷季特长暖季较短。(冬春枯草期大约七、八个月,暖季盛草期仅四、五个月)。期间,必须经历一个缺草少料天寒地冻的冬季,必须经历一个频发黑灾白灾的冬季。过冬的牲畜不仅不能生长增重,还要消耗掉膘,勉强维持生命,完成从夏壮秋肥到冬瘦春弱的循环。

 

这是我国草原畜牧业最突出的问题,是与澳大利亚新西兰草原畜牧业最显著的不同点。同样是草原畜牧业的新西兰和澳大利亚,它们的草原一年四季长青,基本上没有枯草季节,更没有寒冷的冬天。

 

我国的草原牧区养羊业,要根据“有所为有所不为”的原则,从资源禀赋和市场需求的实际出发,扬长避短地发展能够当年出栏的畜种,舍弃那些生长周期长的畜种。由于中国普通羊毛在质量价格上,都缺乏国际竞争力。在草原上发展细毛羊产业得不偿失。另外,细毛羊为了在第二年获得剪毛,必须渡过冬季。这样就增大了越冬畜群数量,加大了冬春草场的压力。

 

在牧区养羊畜种结构中,肉羔羊是可以实行季节性减员的畜种,能够把那个消耗掉膘不增重的冬季躲过去。肉羔羊在当年实现育肥出栏,最大限度地减轻冬春草场的压力。减少了冬春牲畜季节性掉膘,降低了消耗减轻了经济损失。可以使我国肉羊饲养成本,降低到大体与新西兰澳大利亚同样的水平。所以,在草原牧区应重点发展肉羔羊,并强力引导实现当年育成出栏。

 

牧区对羔羊实行当年育肥出栏措施,草原牲畜实现了季节性减员。秋末冬初商品羔羊全部出栏,过冬的只有少数基础母畜种畜。减少了冬季对草料棚圈的需求,也减轻了冬春脆弱期草原的压力。初春草原产草量低,但羔羊尚小采食少,待羔羊长大采食量增多时,草已长高,羊的长大与草的长高配套一致。

 

实现羔羊当年育成出栏,要改变接春羔的传统习惯,繁殖母羊要提早在七月份配种,保证第二年接冬羔。为实现接冬羔,要建造越冬暖棚圈舍,既作为基础母羊越冬提供场所。春节前后生产的冬羔,待到清明时节,已长成半大羊(而春羔这时才刚刚出生)。此时天已变暖,青草也已长高,在四、五个月的盛草期暖季里,冬羔羊抓住有利时机迅速成长,在当年内达到育成出栏标准。

 

四、羔羊当年育肥出栏让草原实现季节性禁牧

 

冬春放牧特别是春季返青期放牧,对草原破坏十分严重,“超载过牧”往往发生在这一时期。为保护冬春脆弱期的草原,需要通过牲畜季节性减员措施,实现对草原的季节性休牧。

 

对于我国北方牧区来讲,冬季是枯草季节。即使不发生特大罕见的雪灾,牧区冬季也是牲畜难过的季节。在牧区不下雪就是“黑灾”,一下雪又成了“白灾”。对于草原牧区来讲,年年有灾,年年抗灾已经不是新鲜事。黑色白色旱灾雪灾将如影形随、是挥之不去的,因此需要变救灾为防灾,而调整结构转变发展方式,是最好的防灾措施。

 

由于牧区草场不断退化,草越来越低矮,加之连年的干旱,秋季难以收获储备足够的牧草,如果饲养绒山羊或者细毛羊,冬季不能实现季节性出栏减员。由于饲草储备不足,冬季缺草是必然现象,不论有灾无灾都会缺草。因此,草原畜牧业要围绕季节性来调整畜种结构,放弃饲养那些不能当年出栏的畜种,通过调结构转型饲养那些能够当年的肉羔羊。

 

冬春是草原非生长的枯草季节,特别是春季青草返青期,是草原最脆弱的季节。这时,牧草产量比青草期减少一半以上,牧草的蛋白质含量由9%下降至3%左右。由于可供羊啃食的草量太少,难以满足牲畜需要,诱使其逐食“跑青”,在干旱的春季频繁践踏,极易造成草原沙化。冬春放牧特别是春季返青期放牧,对草原破坏十分严重,“超载过牧”就发生在这一时期。为保护冬春脆弱期的草原,需要实行季节性休牧。

 

禁牧对草原生态的恢复保护效果非常显著,但从纯生态角度出发,一刀切采取全年禁牧的休克疗法不可能,也不必要。因为在六大牧区,草原及其生长在草原上的牛羊,是蒙藏等少数民族兄弟生存的物质条件,是他们的生产资料,也是他们的生活资料。所以,禁牧也要“以人为本”。让羔羊实现当年育成出栏,对草原实行季节性禁牧,可以收到了生态效益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三赢效果。

 

商品羔羊能够在当年实现育肥出栏,可以最大限度地减轻冬春草场的压力,减少冬春牲畜季节性掉膘,降低消耗减轻经济损失。秋末冬初商品羔羊全部出栏,过冬的只有少数基础母畜种畜,减少了冬季对草料棚圈的需求,也减轻了冬春脆弱期草原的压力。初春草原产草量低,但羔羊尚小采食少,待羔羊长大采食量增多时,草已长高,羊的长大与草的长高配套一致。这时候进行放牧就不会对草原生态造成压力。

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